您的位置 首页 科普知识

皇体育(柳州)股份有限公司

饶是纪阳心中知道自己因为庄若清的折磨修炼,可能在力量上会比同等境界的高手要占得些便宜,但是面对这样庞大的人数压制下的差距,根本就不可能取得胜利。虽然这群弟子之中实力较强的宋坤和樊琴退出了,但是依然在人数上占着绝

饶是纪阳心中知道自己因为庄若清的折磨修炼,可能在力量上会比同等境界的高手要占得些便宜,但是面对这样庞大的人数压制下的差距,根本就不可能取得胜利。

虽然这群弟子之中实力较强的宋坤和樊琴退出了,但是依然在人数上占着绝对的优势。

场地之中,稍微平复了一下呼吸,看着眼前虎视眈眈的二十几人。

因为根本没有时间攻击,往往都是一招刚至,另一招已经接踵而来,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

反观苏蕊馨,眼神之中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呼吸平稳,脸色也没有任何变化,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做一般。

听完纪阳的话,苏蕊馨摇了摇头:“让这群师弟围殴你,并不是为了想看你挨揍的样子,说实话,你现在的样子挺丑的。”

在二十几人狂暴的攻击之下,纪阳虽然没有致命危险,但是也受伤不轻,显得有些狼狈。

很明显苏蕊馨的那句话,对于场上的所有人冲击都很大。

“力道有余而拳路太过单纯!任何一点的破绽,都将会导致失败!”……

这仿佛是在开玩笑,苏蕊馨的语气仿佛自己能够打赢这二十几人一般。

“所以你才会落败得如此之快。”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避!

呼!听完这话的纪阳深呼吸了一口,索性躺倒在地上,再也不想动弹,刚刚被二十几人围殴,这滋味属实是有些不好受。

随后除樊琴外,这群弟子之中唯一的那名女子,一个纵跃跳了出来,站到跟前,似乎在对苏蕊馨说:是我把他打飞的。

“还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还对于先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借着帮我修炼的借口,让这二十多个实力伯仲于我的师兄们围殴我,好公报私仇。”

“为什么这样说?我之所以不反击,就是因为他们人数太多,我一旦反击,必然会遭受来自别人的攻击!”纪阳为自己辩解道。

呼!纪阳深呼吸了一口,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虽然苏蕊馨的嘴巴很损,但是接下来她要说的话,可能对于自己而言有着重要的意义。

对于这样的绝对人数上的压制,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能在眼前这群人手里拿走胜利,只能依靠身法来躲避各种攻击,心中明白如果自己一但和其中某人交手,紧接着就会面对另外二十几人的攻击!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避开战斗同时能攻击到谁就攻击到谁,希望苏蕊馨能够早点结束这种毫无意义的战斗。

而后者则是双手倒背,眼神之中,对于这攻击,似乎并不放在心上,也不准备还手。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我说的已经够多了,至于能进步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看到纪阳这惨兮兮的样子,苏蕊馨脸上也是扯过一抹做了坏事得手的笑容,语气之中,带着:“你真的要我说吗?”

“朋友,堂主已经说了,让我等一拥而上,群起而攻之,本不想如此,这下却是要请你受些皮肉之苦了!各位师兄师姐,谁能把眼前此人扔出场外,谁便能得到大师姐的亲自指点!你们还等什么?”言语之中,带着极强的煽动性。

皇体育(柳州)股份有限公司

苏蕊馨听完,轻轻从黑怒巨剑上跳下,看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满身都是脚印的纪阳,笑着摇了摇头,随后表情又变得十分严肃。

朱莹听完苏蕊馨的话,二话没说,抱拳鞠了一躬,使出浑身解数,抬手便攻向苏蕊馨!

正在纪阳沉思之时,其中一个身材高大,长像约莫十六七岁,差不多年纪的弟子一个纵跃跳出人群,双拳成掌,眼中已经没有了初时对于纪阳的不屑和轻蔑,反而显得有些忌惮。

见此情景,纪阳脚下连忙提起力量,催动迅风疾影步,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战斗。

“你知道皇体育(柳州)股份有限公司你刚才为什么会这么快就落败吗?”背对着纪阳的苏蕊馨语气之中,带着严肃,已经没有了之前那般使坏的表情。

“你根本就没想过会赢!”

“是!多谢大师姐!”

“还没开始战斗之前,你的潜意识里面已经觉得这场战斗你不可能胜利,所以减少反击,将体力用来催动你的奇怪身法武技,但是在如此绝对的人数压制下,你这种想法,只会让你死得更快,更惨。”

皇体育(柳州)股份有限公司

“这岂不是明知故问,我实力不过招式境,你让这群一个个实力和我伯仲之间的人群起而攻之,我又不是神,怎么可能打赢这么多和自己实力差不多的人!你要是……”

“方才在场边我特意观察,你在面对如此庞大数量的攻击之时,只是一味闪躲,却极少还手,这就是你会落败得如此之快的原因。”苏蕊馨的话里,丝毫没有给纪阳一点的信心,有的是无尽的打击。

显然对于亲自指点这件事情,苏蕊馨也是说到做到,皇体育(柳州)股份有限公司看着眼前的朱莹,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需要指点什么,说吧,或者你我切磋一二,我现身说法也行。”

对于眼前这些人,纪阳也是客气,特意把对于他们的称呼改成了师兄。

一眨眼,场上所有人都动了,所有的招式境弟子一个个纵跃而起,同时用出了自己嘴强的招式,想要击败纪阳。

苏蕊馨则是闲庭信步的闪躲着前者的攻击。

“果然还是朱师姐厉害,能在如此混乱的局势之中夺得先机,拿到这次的奖励。”先前那说话极其具有煽动性的男子随之也纵跃出来,语气之中,带着阿谀。

前者每出一招,后者便会短短说上一句话,指点这招的不足。

看着这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实力和自己相差不多的弟子,纪阳也是有些头疼,想着怎么应对接下来的战斗。

短短的一句话,打断了正在抱怨的纪阳,让他心里咯噔一声,顿时闭上了嘴,也不管身上的伤势,一溜烟爬起来,站到苏蕊馨面前,看着她。

场地之中,拳风呼呼,作为霸雷门弟子,朱莹的力量和速度的确都是不赖。

而这姓朱的女子并没有说话,不过她脸上的表情已经证明了此刻心中多么得意。

“大师姐,不知道这场一打二十几的好戏,您看得还满意不?”

因为不是生死战斗,所有人都显得留了些手,而即便就是这样,纪阳依然觉得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

场中二人身形不断变换,朱莹攻,苏蕊馨守,与其说是守,更确切说是在躲,因为过程中只以身法步调来躲避朱莹的攻击,反背的双手从来没有拿出来过。

纪阳在拼了命的躲避,无奈对面人数太多,自己避无可避,只能使出了浑身解数坚持着。

简单的两句对话之后,场地之中,只剩下了苏蕊馨和纪阳。

“可是,那是二十几个实力与我相差无几的人,我怎么可能敌得过那么多人,要是车轮战,我兴许还有点希望。”

然而就是这样,纪阳仅仅坚持了五个呼吸,便鼻青脸肿,身上方着几个脚印,从人群中飞出,狼狈的摔到苏蕊馨站立的黑怒巨剑下面。

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打不过,当然是同级别实力。

听到这男子的话,纪阳心里不禁怒火中烧,不过又不敢发作,深知苏蕊馨炙火毒体的厉害,只能用一个极其搞笑的表情,嘴角扯过一抹惨淡的笑容:

转头看向场上还站着的二十几名弟子,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天还是这个时候,还是这里,在场的人一个都不许少,朱莹留下,其他人都走吧。”

纪阳眼神微凝,打量着眼前这个年纪和自己相差不多的少年。

听完这话纪阳不禁有些咋舌,似乎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还手,想了想,发现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随后辩解道:

“谢大师姐指点。”

话音未落,整个人的身形已经爆射而来!

约莫过了二十个呼吸,场中突然安静了下来,纪阳回头一看,只见朱莹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大汗淋漓,眼神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站着的苏蕊馨。

话还没说完,苏蕊馨慢慢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正喋喋不休的纪阳,眼神之中,尽是严肃,没有丝毫感情:

“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锻炼你的战斗意识,但是依我现在看来,你的战斗意识,几乎等于没有。”苏蕊馨依旧是脑满的嘲讽,宛如一盆冰水一般,给纪阳浇了个透心凉:

这苏蕊馨说话可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皇体育(柳州)股份有限公司

听到这话,纪阳心里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眼前这女人不是明知故问么,这可是一打二十几的战斗!

一个使出浑身解数在猛烈攻击着,想要占得一招半式的上风,而另一个则是闲庭信步的闪躲着前者的攻击,时不时的出声提醒。

不多时,场地之中,只剩下了这个一脚踢飞纪阳,叫朱莹的女子。

“出拳太过犹豫!要再果断一些,决定了拳势就要一往无前!”

而后方也是砰砰砰砰!嘈杂的脚步声此起彼伏,每个弟子都开始了行动——对于纪阳的围殴!

纪阳则是懒得再看,也不出声,只想好好休养生息一番。

“底盘不稳!攻击的同时要注意身体的平衡,不要给对手可乘之机!”

砰砰砰!轰!此起彼伏的声音在场地之中响起,二十几人同时对纪阳出手,而后者并没有选择噗硬接其中任何一人的攻击,除了躲,还是躲,根本就没想过还手。

脚下的迅风疾影步疯狂催动,纪阳似乎都要把自己自踏上修炼一道以来所学会的所有东西,都用了皇体育(柳州)股份有限公司出来,即便偶然有几招自己实在是躲不过的,也只是运用起大奔雷拳去抵挡,并不做攻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皇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estqualityonly.com/index.php/2022/06/13/%e7%9a%87%e4%bd%93%e8%82%b2%ef%bc%88%e6%9f%b3%e5%b7%9e%e8%82%a1%e4%bb%bd%e6%9c%89%e9%99%90%e5%85%ac%e5%8f%b8/

作者: SPkazad48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