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体育资讯

皇体育(乌鲁木齐)责任有限公司

“什么结果?难道……”“我想调走。”魏建学也很干脆。“放心吧,新组建的研究室从事国家重点攻关项目,不会接收他这种乌合之众。”“我一个老百姓,哪有资格自己联系调动事宜啊!主任,请你帮我跟那边的领导联系一下

“什么结果?难道……”

“我想调走。”魏建学也很干脆。

“放心吧,新组建的研究室从事国家重点攻关项目,不会接收他这种乌合之众。”

“我一个老百姓,哪有资格自己联系调动事宜啊!主任,请你帮我跟那边的领导联系一下吧。”

“建学?你又有什么事儿?”老钱停了下来,在他印象中,这个魏建学浑身都是刺,除非不找他,一旦找他就是无理取闹。

“小试结束后,因为时间拖延了一个多月,我们比其他几个组的人少修整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因为制备催化剂,我们又要比他们先开工,试验三组实在是太辛苦了,我不想继续待在这里。”

魏建学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他清楚没有哪个科室愿意接收他这种人,“我是TSM研究室的职工,我哪儿也不去,就申请调往其他皇体育(乌鲁木齐)责任有限公司试验组。”

知道魏建学报名去新组建的研究室,同事们都在私下议论纷纷,“就他这样的,新研究室能要他吗?”

“调走?为什么?”老钱强压怒火问道。

三组的试验工人魏建学对此意见很大,私下里抱怨连天,“其他组的人还都在休闲,三组的人又要开始三班倒了,咱们难道是后娘养的?”

“科长误解我们的意思了,像建学这样的人才,咱们科室应该积极奉献出去,也算是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添砖加瓦吧,哈哈哈!”一位女工的戏谑,惹得众人再次哄堂大笑。

公用工程科李科长找魏建学谈话,不吝溢美之词,夸赞他思想境界高,为了国家重点科研项目,自愿去科研一线工作,这种精神值得所有员工学习。

陈耀华不想跟对方继续这种无聊的交谈,“如果你愿意听真话,那我可以告诉你,纵观整个天晨材料研究院,我估计没地方愿意接收你。”

魏建学想调回原单位,陈耀华当然非常高兴,他巴不得快点送走这位刺头,“臭狗屎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那么说,不过一旦你跟原单位那边联系好了,我马上给你出手续。”

魏建学原来的单位是天晨材料研究院公用工程科,也就是全院管水电气的科室,那里的工作只是简单的抄表发通知,什么时候需要停电检修,哪里泄漏需要更换阀门,只要通知到相关的单位,他们就算完成任务,具体工作又不用他们做,说实话,那才是个轻松自在的地方。

“可是,你看我这身体不能承受长期三班倒的压力,神经衰弱最忌讳的就是晚上休息不好,胃痛胃胀最怕生活不规律,你是室领导,大家都说你很关心职工,我这种情况你得给我想个办法呀!”魏建学一改横不讲理的态度,在诉苦的同时,还给陈耀华一顿恭维。

陈耀华一语双关地说:“别泄气,先在这里把工作干好,还怕以后没有地方接收你?”

“因为我不清楚你究竟有多大本事,所以不知道哪座大庙能容纳得下你这尊大神。”陈耀华揶揄道。

魏建学再次抱怨试验三组休整时间短,工作太辛苦,“我有点神经衰弱,胃也不太好,长期三班倒实在受不了,想请主任帮我换个工作环境。”

三组组长钱章良正在跟组里的三名技术骨干紧张地检查设备安装调试情况,魏建学来到跟前,“钱师傅,我想跟你说件事。”

魏建学一听就火了,“去他娘的,老子哪儿也不去了!他老李就是八抬大轿请我,老子也不回去!”

“我没有他们身体好,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一样,这不是很正常嘛,五个手指还不一样长呢,这有什么奇怪的?”

“就因为这个,你就想调走?对不起,我不同意!”说完,钱章良转身继续忙手头的工作,把魏建学晾在一边。

“照你这么说,我成了没人要的臭狗屎了?你们谁也不欢迎我,那我申请调回原单位,这总可以吧?”

陈耀华像个看热闹的旁观者,“建学,我觉得你还不正视现实,当初你从公用工程科离开,难道你不知道那里的同事和领导是一种什么心情吗?还八抬大轿请你,莫非你是他们那里不可或缺的人物?公用工程科本来就没有你的岗位,请你是不可能的,不过你这调动的事……,怎么办呢?”

老陈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建学,别扯远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你才多大岁数呀,今年有三十吗?就神经衰弱?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听说你有胃病,怎么眼看工业化试验就要开始了,你的这病那病就犯了?”

“那你自己去机关人事处问问吧,也许他们会给你安排一个理想的工作岗位。”对方愿意自取其辱,陈耀华当然会满足他。

“对,离开这鬼地方!”几名工人跟着起哄。

当其他试验组的员工因为等待设备安装而处于相对轻松的状态时,试验三组的科技人员和试验工人却再次走上工作岗位,即将进入紧张工作状态。

皇体育(乌鲁木齐)责任有限公司

接到通知后,魏建学像个孩子一样向同事们炫耀,大家表面上向他表示祝贺,私下里却击掌相庆。

“主任,你这么大的领导就别挖苦我了,我不就是没啥本事,才请你帮忙嘛。”魏建学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知道老钱的火爆脾气,魏建学不再纠缠,否则,将会惹来一通更加猛烈的批评。而且,魏建学真要铁了心要求调走,钱章良作为一个组长,也没有办法阻止。

老陈当然要把了解到的情况向当事人通报,但他卖了个关子,“建学,我跟公用工程科的李科长联系过,你想知道什么结果吗?”

全室职工都认为陈耀华比较好说话,虽然上次在他那里也碰了钉子,但魏建学还是想再碰碰运气,他推门进入陈耀华办公室,这次他说话比较客气,“主任,我想求你一件事。”

“主任,你就告诉我吧,什么结果我都能承受。”魏建学着急地说。

皇体育(乌鲁木齐)责任有限公司

“算了,还是你自己去问李科长吧。”陈耀华故意吊对方的胃口。

“别小瞧人,也许人家到了研究室就找到自己最合适的岗位了,到时候非干出个样子给你们看看,那也不一定。”

可就是那样的工作岗位,魏建学也是三天打鱼几天晒网,他动不动还摆出一副泼皮无赖的架势,同事们对他退避三舍,公用工程科的领导对他也是无可奈何。

魏建学也不着急,“主任,你要是不相信我的病情,我可以给你出具医生开的诊断书。”

按照皇体育(乌鲁木齐)责任有限公司计划,521工程工业化试验项目同样应该是原料制备走在最前面,而在三个原料制备分项中,钱章良所在的试验三组负责的M1号原料的生产,应该首先开展起来,因为生产过程中使用的一种催化剂需要自行制备,所以,生产M1号原料所需的设备,率先完成了安装调试。

“我都不知道你原来是哪个单位的,怎么跟你联系?”

“嗨,没地方接收我,还调动什么呀!”魏建学耷拉着脑袋,唉声叹气。

魏建学此举,确实得到了公用工程科领导的大力支持,他们内心无比高兴,像送瘟神一样,痛快地将魏建学送到了TSM研究室,从此去掉了一块心病。

为了组建TSM研究室,干部管理处对于抽调的科技人员个个精挑细选,但人事处对于试验工人的选择却把关不严,他们没看过往表现,只按报名先后顺序,就随便确定了人员名单。因为知道消息比较早,魏建学积极报名响应,按顺序他排在前几名,出乎同事们的预料,魏建学顺利入选。

当陈耀华见到公用工程科的领导,向对方询问魏建学调回去的可能性时,那位李科长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陈主任,我们好不容易把他送走了,谢天谢地!他现在又想调回来?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呀!我们那里又不是旅馆,他想进就进,想出就出。请你转告魏建学,我们那里不欢迎他回去,公用工程科早就没有他的岗位了。”

陈耀华感到诧异,“调换地方,这个时候?为什么?”

魏建学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是工人中的佼佼者,把脖子一扬,“讨说法算什么?老子要求从三组调走,离开这个鬼地方!”

被魏建学抓住了说话的漏洞,陈耀华自己都觉得好笑,“对,你说的没错,每个人的身体状况确实不一样,也许你的身体确实吃不消,可是你想调到哪里去呢?”

“既然这样,那我可就告诉你了,人家说当初好不容易把你送走,他们那里早就没有你的岗位了!”为了给对方留点面子,陈耀华并没有重复原话。

在魏建学看来,公用工程科虽然工作轻松,在天晨材料研究院却属于辅助单位,显得无足轻重,去研究室工作不仅说起来好听,而且每个月还有三四块钱的保健补助费。

“因为小试结束稍微晚了点,三组的职工休整时间比其他试验组是要少一点,就因为这个调换工作,建学,你这理由不够充分呀!”陈耀华对职工们一向比较客气,即使早就知道魏建学是全室有名的刺头,每次见面也会点头打招呼。

听到员工们的冷嘲热讽,公用工程科的李科长意味深长地说:“怎么,难道大家舍不得魏建学离开你们?”

因为劳动纪律涣散,科室班组领导对魏建学很难管理,就在这时,传来院里要组建新的研究室,需要从各基层单位抽调科技精英和试验工人的消息。听说新的研究室负责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的研发,可能享受较多一点的福利,将来也有不少出差的机会,魏建学便积极报名响应。

陈耀华急忙摆手道:“你别跟我费那事儿了,就你那点手段我还不清楚?只要能找到医院的朋友或熟人,开个医生诊断书还不容易吗?建学,你们三组有技术人员和试验工人三十多名,你跟大家一样挣工资,干同样的工作,为什么只有你认为工作劳累,环境艰苦?就你觉得身体吃不消?”

魏建学嬉皮笑脸地说:“这不是请你帮忙想办法嘛,你觉得我适合调去哪里工作?”

陈耀华就任TSM研究室主任之时,521工程的人员抽调已经完成,除非以前就比较熟悉,否则他并不知道这些员工来自于哪些基层单位。

“我想调换个地方。”

“哦,建学来了,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建学,这事儿不公平,你应该出面找领导,让他们给个说法!”

皇体育(乌鲁木齐)责任有限公司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是瞧不起他,就他那德行,到哪里还能有多大出息?”

“你以为TSM研究室是你们家,哪个房间可以由你随便进出?告诉你吧,即使想去另外的试验组,还要看他们的组长愿不愿意接收,反正我是代表材料合成试验组不欢迎你,谁知道老马和小孙是啥态度,你可以去问问他们。”陈耀华也不怕当面让对方难堪,他就是要断了魏建学的念想。

“我要是愿意听假话呢?皇体育(乌鲁木齐)责任有限公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皇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estqualityonly.com/index.php/2022/06/15/%e7%9a%87%e4%bd%93%e8%82%b2%e4%b9%8c%e9%b2%81%e6%9c%a8%e9%bd%90%e8%b4%a3%e4%bb%bb%e6%9c%89%e9%99%90%e5%85%ac%e5%8f%b8/

作者: SPkazad48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